阿游

🔨

聊什么都真情实感的我实在是很有病


意识到距离的存在就多数是渐行渐远的开始

毕竟能做到你追我赶真的太少了



我记得去年六月也很不好过

还能如何,咬紧牙吧

每次我想要自己一个人静静的时候

我都觉得其实我最适合一个人到老而不是两个人为了柴米油盐每天劳碌活着。

去了一趟成都,感觉自己被掰弯了……真正意义上的……我觉得跟一个帅T过活可能比跟男票一起还要舒服??我这是怎么了???

据说又要准备水逆了。

明天还是这种糟糕情绪的话,我就换微信头像,嗯嗯。

我又更新了!长篇唠叨预警

昨晚发生一件不太愉快的小事。




源头要追溯到好久之前,有一个曾经是我直属领导但现在只是隔壁部门路人关系的 IT男上司,简称挨踢吧,挨踢人看着很憨厚老实,但总喜欢搞无声无息推门进来找我们这一套(跟他不同办公室),尽管是真的有事跟我们说,但我们总觉得他是顺便来抓我们摸鱼的。




公司中午两点结束午休,但正常来说我们都睡到两点醒,稍微赖赖床,再加上收拾床铺,往往到两点七八分才正式进入工作;而挨踢作为直属领导的时候,总是两点整悄咪咪推门进来,还要站在我们折叠床附近盯着我们。冬天有被子盖得很严实就算了,夏天大家都穿短袖短裙,躺下来裙摆在膝盖,起床坐起来就到大腿一半了,他就这样站在床边看着一点不避讳。日子久了女同胞都有意见,琢磨着买个什么响的东西挂玻璃门上,一推开就响。




过年的时候逛花市,买了两张挥春,一张要乜有乜(要什么有什么),一张准时收工,回家跟爸妈说,我准备带回去办公室贴着。我爸有点意见,说你贴要乜有乜就算了,贴准时收工不太好吧,领导看了怎么想。我说这不是美好祝愿吗,难道大家愿意天天加班,而且贴一下怎么了不就玩玩,还能因为贴这个就炒我鱿鱼不成。我妈说就是,年轻人玩玩而已啊。我爸就没再说了。开年之后我回到办公室,就把它高高贴在横梁上,不过还是考虑了我爸的话,谨慎点,就贴在背对玻璃门的那一面,要出去的人才能看见,进来的人看不见。同事们也都觉得挺好玩。




挨踢悄悄进来这种事发生的次数多了,买个铃铛的计划又被提上来,我知道小区里有个精品店肯定有,就自告奋勇去买。买回家之后我爸看见问我为什么突然买这些小玩意儿,我说挂办公室门上防领导静鸡鸡进来。他马上又搬出一套理论来劝我,在他眼里所有领导都是那样小心眼,会因为我挂个铃铛就给我穿小鞋,我又坚持说一定要挂门上,我爸也没再说话。




当晚我妈看见铃铛,觉得很可爱,要我再买一只回来挂在家里的玉貔貅上。说是玉貔貅本来也有一只铃铛挂着,不过是那种钟形的,更好看,现在她买不到钟形的,圆形那种也可以,于是我又买了一对让她挂上去。




第二天上班,在门上挂起铃铛之后遗憾地发现并不够响亮,本来我们想暗搓搓的挂门后面没那么显眼,但发现还不如挂门外面,靠着推门的惯性让铃铛撞击玻璃门,声音才稍微大一点,于是就挂门外面了。




终于说到昨晚,我妈说,还是原来钟形的铃铛好看,但是太旧了,让我爸出去随便逛的时候看看有没有卖的。我当时在洗澡,听到之后就说,我也要!公司那个声音太弱了。




我爸又开始唠叨我,说我怎么能这样做,万一领导知道是你买的怎么办。




我说知道就知道啊,我就不能装饰门面吗。




他说领导肯定能猜出来你是为了防他。




我说他要是问我我就咬死说是装饰的,难道能剖开我大脑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这么想?




这是我已经有点生气,一次次说教下来我除了根本无法理解我爹谨慎的点在哪里,更讨厌他这种无论对错都自己让步的态度。我继续搬出挨踢中午来看我们睡觉的事,想着我爸应该怜惜他女儿隐私空间被侵犯而产生的恼怒。




可惜事与愿违。




我爸说,中午两点就该起床,人家领导来有什么错?这就是人家作为领导的手段。




我气炸了真的,就说可是他自己办公室明明十分十二分都不亮灯。




我爸说,因为他是领导啊。




我说总之我就不拆,问到谁挂的我就说是我挂,为了装饰好看。




他说,最怕领导不问,直接给你穿小鞋。




我说,那还能解雇了我吗?我犯了什么让公司蒙受重大过失的错?如果你是指不让我升官发达那我就一辈子不升官发达好了,我不稀罕,我就这个职位做到退休!!




气得语无伦次的我继续骂道,而且我还就把准时收工贴横梁上了,怎么着!




我爸就说,说你一句你还来事了。




我说,一直不反击,什么都容忍,你女儿就被欺负一辈子了!




争吵止于此,我妈幽幽了一句,你爸一辈子都这么怕死的,你不知道吗。




我气呼呼的洗完澡,打算整个晚上都不理我爸,客厅只有电视机的响声。主持人说今天元宵节灯谜第二个谜面是艇仔搭着艇仔入面两个孖仔,知道的观众朋友赶紧打开微信摇一摇电视巴拉巴拉。




我洗完了正在套厚睡衣,我爸问我,谜底是花生,是吗女儿。




我瞬间就没什么脾气了。




——然而我不会拆掉铃铛的,不会!

安利

安利一个日记型APP名字叫daygram。UI友好界面简洁各种戳我的点。

然而写了两次就没再用了嘻嘻。

脱圈鱼块,欢迎我回归三次元。

插了音乐就没法写题目了——《记一次撕过才启程的旅行》CH2

 

 

 

原文再续,书接上一回,上回说到我们在逼格很高的地方坐下了等兔兔,那个地方逼格多高,请参看杰伦的食物篇。

在逼格这么高的地方都不好意思玩疯狂来往的感觉了,那个时候比起饿更加是渴,于是点了吃的喝的,然后我和杰伦都在研究充电宝的事,顺便被阿淫嫌弃几次我们的充电宝,再轮流抬起那本中二得过分的菜单艰难点菜……

 

多中二呢,就是看了菜名都猜不出是什么菜。

 

然后阿痒上了厕所,小天使貌似是去接兔兔啦,等待兔兔的过程中我也急尿了,等不及只好先去放水,回来发现兔兔就来啦!意料之中的!

 

我必须要说在兔兔来之前某个时刻,小天使和阿痒说,兔兔很虎的,一拳就能把你打倒。(大概意思)

 

见到兔兔的那一刻,我终于能理解了。

 

开始的十分钟,视线根本无法从她天真少女的齐刘海和鸽子蛋一样大的钻戒上移开。兔兔头发好多!眼睛好大!好羡慕!

 

兔兔好像比我还高……

 

现在想起来,跟我一个玩得很近的高中同学感觉好像!也是头发多多的眼睛大大的机动游戏叫叫的怕怕的……所以很有亲切感啊!

 

兔兔反差萌也是巨大,我看群里的冰灰色(师尊专用色)字体,真的觉得是理性和知性并存的御姐,轻易不说话一说话就直指要害的那种(虽然见面前就已经澄清了只是平时不上群一上群就直接顺着当时的话题而已),所以见面后觉得原来还是一个逗比,就觉得一下子没有距离了!

 

之前真的有一种兔兔会不会是另一个阿淫的猜想……

 

吵吵闹闹的时候菜就上来了,虽然杰伦已经写了饮食但我还想从自己角度说一下那个菜,真的逼格高又中西结合,基本都很合胃口,除了那个鹅肝樱桃。

 

我是第一次吃鹅肝!感谢小天使带我飞,根据小天使的吃后感,能判断这是非常正宗的鹅肝,于是我只能说,实在太难接受了……那种饱腻的感觉……尤其我一边吃一边还想起这是鹅的脂肪肝……

 

只有这个实在是硬着头皮吃的,其余那个什么鱼的生殖器作为一个曾经一月吃一次炖雪蛤的人也很愉快地接受了。点名北京烤鸭真的超好吃啊!!!!啊!!!啊!!!!一本满足!

 

写着写着想起来就流口水了(¯﹃¯)

 

吃完饭大家又都去洗手间啦,摸摸各位的肾,我和兔兔在外面等人,看着圆筒形鱼缸,讨论兔兔家那条会掉色的金鱼……居然不尴尬耶,真是棒棒哒

 

下去之后就叫车去南锣鼓巷,听这个名字我还以为是那种很多四合院的古色古香的参观性质的景点,一看原来是北京状元坊啊【不是黑。好多好吃的,好多人,好多眼花缭乱的商铺,但真的有点像鬼打墙啊,因为连锁店隔几步就有一间……

 

兴致勃勃的观赏了好多,可是并没有下手买,因为不知道买啥,而且该寄明信片的都在身边。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的路边摊真的好便宜,从五块钱一大个的煎饼果子,到二十块钱一大块的鸡排(价格待修正),再到二十六一大杯吃到我当场拉肚子的酸奶杯——这个形容真的不太好,但是吃的时候很幸福啊,除了真的很酸之外。真的好吃好喝好幸福!(杰伦吃饱脸

 

阿痒吃完那个大鸡排之后就长痘了,我本来就对炸鸡没有什么爱,怜爱她三秒。

 

逛完南锣鼓巷,直接走过去吃猪手火锅,这个时候肚子就开始不舒服啦,坐下之后在很热的环境里玩了几盘疯狂来往,兔兔大喊了一句苏菲!我都不敢看我后面那几桌的人。

 

后来我不得不跑去洗手间解决了,虽然很严重但我有好好冲水哦,而且我真的没看到说不允许在里面嗯嗯,现在有点愧疚是不是我把人家洗手间嗯嗯坏了……

 

我对猪手也一般般,然后拉肚子之后也没什么胃口,勉强吃了一点(大概半盘)土豆,就不想吃其他的,小天使加送一块猪手给我!寒冬里的温暖!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阿痒在席间说了一件事,好像就是她参加公主233的生日宴,说陪公主233过生日。然后我酸溜溜地说,你都没有陪我过生日!

 

晚上就被啪啪打脸了,这个等下再说。

 

当时我就这么说了一句,我很记得阿痒看着我愣了一下,然后没接话,我心里就有点奇怪啦,好歹也抱着我肩膀摇一摇说两句糊弄一下,不过我也记得我说完那句话之后也自我感觉很耻,也不好意思继续话题。

 

然后我就玩了下手机,一抬头就看见同桌吃饭的猪猪冷冷地盯着我(后来阿痒澄清说人家在发呆)不管怎么样,确实是让我很不舒服的目光……

 

吃完后,大家收拾一下兵分两路,小天使跟兔兔要去超市,我们几个人回公寓,到这里我完全没有发现不妥,就跟着回去,然后各自洗澡。记得某个时刻杰伦说她嗯不了嗯,我说我有带药,我去给你拿。

 

行李是在阿痒房间的,我从沙发位置走过去的路上,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小天使摁回去坐在沙发上。

 

阿痒说听到我惨叫一声,我记得并没有……惨叫的应该是小天使吧。

 

她让我坐着别动,其实已经有点猜到是准备了什么,老实说我本来也没想去厨房,更没有听到你们讨论没有打火机,如果让我按照原来轨迹,去阿痒房间拿行李的的话,我敢说直到你们拿着蛋糕出来的一刻我都不会发现的。

 

但是小天使太夸张了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我有点猜到了。

 

但还是惊喜+感动啦!我相信你们不会毫无表示就在17号当天说一句生日快乐就算了,能跟你们一起过生日是多么难得!大咪咪男票也比不上的最好的生日礼物!(没有黑

 

而且还贴心的准备了榴莲味的!榴莲味啊!这可是小天使老公阿淫都接受不了的味道!

 

开开心心的吃完蛋糕,我又不知不觉开了一罐老酸奶喝完(事后证明简直是……)便又开始了游戏!这次不是疯狂来往了(终于),我们玩的是噔噔谁是卧底!

 

头两轮热身之后就开始进入每轮都笑疯状态,具体细节记不太清了,就记得阿淫每次都自杀式挑选形容词,杰伦淡定脸拉住全场仇恨(哎哟不错哦),我呢有一次关键词明明是天天向上结果我的是好好学习,但我还记反了,以一个卧底身份成功潜入平民内让所有平民(玛丽坚持说她早就确定我是卧底了)都没有发现从而赢得了比赛,是怎么样的一种成功呢?是最后一刻公布我是卧底的时候,我还红着脖子争辩说我不是卧底!

 

我觉得下次和别人玩这个游戏我可以用这种套路了(阿淫常用粉红圆脸表情

 

然后兔兔是那种死活想不出形容词,还一直抽到第一个形容的(我终于相信她语文是真的不好),看她纠结词汇的小表情真是一大享受。小天使呢,玩着玩着就站起来了,好像站起来就可以制霸全场似的,你倒是学学杰伦啊。

 

阿痒说自己高智商,而且刚刚考完高考,正是人生中智力最高峰的时候,好吧有时候是真的看得挺准,但是这个游戏不是也考一点逻辑推理嘛,这方面阿痒你承认不承认自己弱!

 

哦对了漏了组装风扇这一part,美拍已经记录下你们徒手砌风扇了,这个时候还要什么男票,互为女票不就好了你们这群基哒!

 

转战真心话的时候我们终于激怒了邻居,居然带着狗(?)来敲门让我们小点声,呵呵哒,不知道三个女人一台戏吗!我们有两台!先生你想看粤剧还是京剧!白毛女还是穆桂英挂帅!

 

总之就是悄悄的我们开始了真心话,其实这种氛围也不错,因为嚷嚷着说的话总有一种撕逼的感觉。

 

真心话内容略。

 

然后就睡了,准备明日去欢乐谷玩儿。

 

CH3我一定完结,现在太忙了。

插了音乐就没法写题目了——《记一次撕过才启程的旅行》CH1

 

 

提早了起码两个月就定下了至少三人行的撕逼之旅,一点都不说走就走,就等着阿痒高考完马上包袱款款她放暑假我请年假阿淫入职前随便抽几天来一场快快乐乐的旅行。

 

关于目的地也讨论了好几次,最后敲定北京,现在看来也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我请的周五一天年假,周四下班拖着行李箱离开公司,买了四杯贡茶拎着过去阿淫的家,手酸的时候就想想素未谋面的(默认很可爱的)祚祚。

 

和阿痒在地铁站会合,荔枝比想象中少但比想象中沉,感觉吃不完,事后也证实了这个猜测……

 

阿淫来接我们,在等阿痒贴膜的时候发现我忘了带相机,事后也证明要是带了除了增重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回到阿淫家里放下东西喝完贡茶,看到沉默又羞射(形容词都是脑补的)祚祚,因为一直不肯给正脸看,所以我至今仍认为他长得跟我已故领导非常相似……然后出门吃饭,路上终于解释清楚我想买的其实是鸭舌帽而不是“戴上后一看就知道你是游客”(这个形容来自阿痒)的宽檐帽,于是开开心心的去买。

 

在阿痒纠结了大概半小时买不买那件什么什么T恤结果还是没买之后,阿淫提出要吃麦当劳。

 

吃完之后兴致盎然地观看阿痒撸跳舞机,现场有好多挥洒青春汗水的少女,和几个跳舞莫名用力莫名浮夸的少男。

 

回家之后各自洗洗还不睡,第一次开启了疯狂来往,欲罢不能,玩到两点。

 

这晚跟阿痒睡,她是个睡姿非常正经的好人。一张一米二左右的单人床,我们中间硬是睡出来一片太平洋。

 

因为是十点的飞机,个人感觉早上还是蛮悠闲的,阿淫家有距离机场近的巨大优势,所以并不十分赶,一切刚刚好,九点半到登机口也刚开始检票。

 

空中的时候各种睡,阿淫鼻子各种过敏,心疼。

 

到北京,一落地居然下起瓢泼大雨,在依次叫完圈圈爸爸之后火速找到接机的商务车,司机是个走心的人(形容词来自小天使),各种播放我听过和没听过的歌。根据小天使的说法,碰到北京下雨买彩票会中,许愿脱团会脱,如果都没成真,我会再买机票去揍她。

 

机场高速如我两年前第一次去北京一样,莫名其妙地堵得飞起。

 

到公寓的时候雨也刚好停了,小区环境比我想象的要好,但房子内部说实在的并没有达到我的预期,又但是有wifi,一切缺点都可以忍受。

 

扔下行李我们就踏上了漫长且艰难的大合照之路,好吧这时候我开始承认自己不带相机真是傻逼,然而阿痒的手机也是经得住考验的,所以我也只忏悔了三秒。

 

拍了好多张,几个人各种轮换到最接近镜头的位置。我大腿肿肿的,脸大大的,好在最后也有一两张能看。

 

然后差不多时间了,叫了计程车准备出发去涮羊肉。

 

司机到了之后小天使才发现五个人不能共乘一辆,于是打算再叫,还跟我圈圈阿淫说别担心你们那台司机是女的,不用方。

 

那时候我居然没意识到这是一面硕大无比的flag,我真是图样图拿衣服。

 

上车之后司机很快发现下订单的人并不在她车上,由于我在副驾驶上拼命抵挡北京下午四点类似广州中午两点一样恶毒的日光,并没有仔细看她脸色,但我后来估计那应该是茄子似的铁青。她开始连珠炮地要求我们确认,小天使是不是取消了她的订单,她的 十八块 奖金是不是泡汤了,还毫不掩饰地说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奖金她才不愿意接这个单。

 

于是后排阿淫还是圈圈打电话给小天使确认了,之后这个司机也并没有再说什么。

 

北京的交通无论体验过多少次都能感觉神奇,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第二次去也还是没体验一下地铁多么可怕。除了堵车这个亘古不变的主题,还有笔直笔直的每条都可以南北东西指向的马路,这点在道路规划得乱七八糟的广州真的很难看见。

 

到了之后我们仨开了房,嚼吧嚼吧小零食,圈圈点了豌豆黄,阿淫喜欢这种类似豆沙包子馅儿的零食,边等边吃得很开心。

 

花了两倍价钱才来到目的地的阿痒和小天使,在车上不知道干了什么。

 

就位之后开始点菜,点了满桌的肉,北京真的没有绿色的青菜(除了茼蒿),不喜欢吃大白菜的人表示心塞。

 

涮羊肉还是有点膻,不过也能忍受,各种肉吃了好多,服务态度好好,小天使选的地方真不错。

 

晚饭后坐车回到小区另一个门口,去超市买了一点点日用品和好多好多零食,那时我们并不知道其实根本没空吃这么多,更何况还有荔枝。

 

打道回府的路上阿痒的猪队友也来了,猪猪是个高大的妹纸,看上去很有安全感。

 

到家之后我们开始各种找乐子了,洗白白的洗白白,看电视的看电视,我在干嘛来着,哦,我跳郑多燕。

 

大家都差不多的时候,开始齐刷刷坐在沙发上看《金枝玉叶》。没错啦主题曲就是这篇日志的BGM。

 

阿痒真会选片子,我本来对张国荣真心感觉路人,结果被圈成路人粉。眼睛会说话,可逗比可温柔可正经,真真极品,可惜了英年早逝。袁咏仪我也是一直很喜欢的。

 

看完之后谁说自己眼眶湿润来着,貌似是阿痒,真是一朵感情丰富的女纸啊。

 

当晚还做了什么来着,忘了,晚上跟阿淫一起睡的,阿淫打呼超可爱。

 

第二天起得比较早,房间里面窗帘有跟没有差不多,算是自然醒吧,整理好之后走路去吃煎饼果子,开心!对煎饼果子摊档也能定位的北京由衷佩服。

 

煎饼果子是广州的三倍大,热乎乎软绵绵,酱料地道,就是太大了几乎吃不完,小天使说要多吃点,所以最后勉强塞肚子里了……

 

这天是逛故宫,因为来过一次,可以看的景点没怎么变,人也很多,感觉我们几个就是奔着特产店去的,一人买了四把扇子,朕亦甚想你,朕平生不负人,朕心寒至极,还有朕即福人矣。不过我觉得作为景点这个价钱真心不贵了。

 

逛到后来大家都累了,找了个凉亭角落坐下来玩(面容扭曲的)自拍和疯狂来往。期间还安利了这个游戏给一个妹纸。

 

我每次坐下就很想睡,玩了一盘猜歌的才醒过来。

 

这时差不多到中午了,去接兔兔。

 

下面的等我有空再写